时光荏苒,不知不觉间,又是一年春暖花开。此刻,想起了2016年4月,北京金隅(372.5元/吨,0%)股份有限公司发布与冀东(318元/吨,0%)集团进行战略重组消息时的情景。

9月25日晚间,冀东水泥发布公告,就证监会对其重大资产重组的一次反馈意见给出回复。在长达400多页的回复函中,冀东水泥对此次交易必要性给予多处说明。

京津冀地区沉淀着中国水泥工业悠久的历史,金隅冀东的重组,是2016年继中国建材和中国中材合并后,水泥行业内的又一超级大并购事件“两巨头”的重组,牵动着不少人的心。当时,业界对两家的重组有着许多的担心与揣测,有不少人不太看好两家的重组,认为不同经营模式、不同管理理念、不同企业文化的两家企业,在艰难的行业形势下,很难实现化解区域过剩产能、优化区域产业结构和布局、促进区域水泥行业健康有序发展的目标。

证监会反馈意见提及,水泥及混凝土为限制类产业,受行业和市场因素影响,近年来收益呈下降趋势,要求公司充分说明本次交易的必要性。
冀东水泥公告称,本次重组是冀东水泥贯彻国家“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响应中央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积极实践。同时,本次重组将是同行业企业间加强资源整合、实现快速发展、提高竞争力的有效举措,是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调整优化产业结构、提高发展质量效益的重要尝试。
今年5月,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建材工业稳增长调结构增效益的指导意见》,面对建材行业增速放缓、效益下降、分化加剧的局面,要求建材企业淘汰落后产能,推进联合重组,加快转型升级,提升水泥制品结构,逐步优化、创新绿色和可持续发展能力,明确要求水泥熟料产量前10家企业的生产集中度应提升至60%左右。
而就在8月,国内前两大综合性建材集团中材和中建材重组正式获得国务院国资委批准,可见水泥行业的整合将成为趋势。
目前,集中度低是制约京津冀乃至整个北方水泥、混凝土行业发展的重要原因。在行业集中度方面,就京津冀地区而言,冀东水泥和金隅股份旗下水泥、混凝土等相关业务资产在该地区产能重叠度最高。本次交易完成后,京津冀区域行业集中度、市场竞争格局将产生本质变化,新冀东水泥的水泥、熟料产能和产量市场占有率、混凝土产能和产量市场占有率均将大幅度提升,市场集中度将得到有效提高,市场秩序将得以恢复,水泥、混凝土价格回归理性水平,行业盈利水平有望提升。
整合之后的冀东水泥将以新的面貌出场。此次资产重组属于水泥行业的横向整合,注入资产以金隅股份下属高质量的水泥、混凝土行业资产为主,其配套余热发电水平为业内最高,固废协同处置能力、电收尘改袋收尘水平、脱硝装置水平、物料棚化水平、矿山建设等方面行业领先,且配套矿山资源储量较为充足。此外,由于金隅股份拟注入的水泥、混凝土生产线集中在京津冀地区,盈利能力较强,且土地使用权、固定资产价值较高。本次交易完成后,新冀东水泥将成为集水泥、混凝土、环保、砂石骨料等业务为一体的全国最大的综合型建材企业之一,熟料产能达到约1.1亿吨,水泥产能约1.7亿吨,跻身全国三家熟料产能过亿的水泥企业行列。
冀东与金隅此次重组包括股权重组和资产重组两部分。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典范,自今年4月15日签署《关于冀东发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重组之框架协议》以来,短短5个月,重组事宜进展之快得到各级政府的支持和推动。
公司人士表示,9月8日,国务院国资委审核同意冀东集团有关增资事项;9月19日,商务部反垄断局正式发函,对公司收购冀东集团股权案不予禁止,这意味着此次股权重组已经尘埃落定。目前,资产重组只待中国证监会批准,金隅冀东正全力冲刺。

今年全国两会结束不久,在金隅冀东重组一周年之际,我们听到了来自冀东水泥的好消息:2016年净利润同比增长103.08%。

这一消息,打消了人们一年来对冀东水泥和金隅股份重组的疑虑。从最新发布的消息来分析,我们有了如下的认识。从企业角度,金隅冀东重大资产重组完成后,在华北、京津冀地区提高了行业集中度,市场占有率提升至30%~53%。借助金隅高效内控及管理,冀东降本效应已经显现;整合后冀东水泥产业链从水泥制造的原料矿业、生产、产品加工全面覆盖,新增相对高毛利的混凝土和骨料业,促进了公司整体盈利水平的提升。

从行业角度来看,2016年,水泥行业继续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行业采取了包括错峰生产、开展行业自律、加强区域协调、市场整合等一系列措施,使多数区域市场供求关系得到阶段性的改善,水泥价格止跌回升,且后期走势依然较为坚挺,使全年行业效益得到明显改善。

当此之际,我们采访了出席完中国大型水泥企业领导人圆桌会议的北京金隅集团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姜德义。访谈中,他表达了自己的理解和感受,以及特有的思考:金隅冀东重组后,金隅水泥和冀东水泥均实现当年扭亏为盈,员工利益得到保障,企业和社会较为稳定,重组效应日益显现,受到各界好评。

他分析说,金隅冀东战略重组之所以取得成功,是政府支持、企业主导、市场化运作的结果,是践行京津冀协同发展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具体行动,更是实现多方共赢的历史性选择。京冀两地政府的大力支持,尤其是唐山市委、市政府的积极推动为重组成功奠定了基础。完全按市场化的方式运作,避免了新问题和新矛盾的产生,并得到其他股东的支持和响应。

当前,建材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断深入,水泥行业应该抓住当前的契机,充分调动政府和企业两方面的积极性,坚持市场机制对压减过剩产能的基础性作用,实现优胜劣汰。

近年来,化解水泥产能过剩成为热门话题,国家主管部门多次出台政策,协会媒体积极呼吁,行业大企业四处奔走协调,行业上下高度共识,自律与他律相结合,采取有效措施,保证了水泥行业在困难中稳步发展,2016年还取得了500多亿元的利润。这真是来之不易。

姜德义发表了自己对水泥行业如何持续平稳发展的想法,提出了行业治理的新思路,并提出,如何治理好行业使之有序发展,离不开大型企业的担当与主动作为。他说,各大型水泥企业的主动作为,可以更好地推动行业技术进步,加快产能优化整合,带头维护市场秩序,重塑水泥行业良好形象,体现大企业的格局和风范。他结合自身的实践,谈了一些体会,得到了与会者的认同,他谈到,金隅冀东重组后,在主动加快产能调整的同时,积极与国内大型水泥就产能置换、交叉持股等事项进行商洽,同时加强与地方政府合作,在有关地区开展水泥行业整合工作的试点,力争成为水泥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典范。

让我们感到比较庆幸的是,与其他实体经济行业近年来的发展情况相比较,水泥行业更多的是依靠自身的力量在化解行业产能过剩及其他困难和矛盾,没有给国家社会增加不合理负担,也没有推卸行业自身的社会责任。这里面,除了政府部门、协会及相关方面的支持与配合外,还包含了大型企业很重要的贡献和付出。因此,可以说,水泥行业的治理水平和治理能力相对来讲,还是比较积极和有效的。

一年来,在行业治理方面,的确也出现了不少令人非常欣慰的进展,比如,行业上下开始摆正行业利益和企业利益的位置。多数大企业在激烈的市场竞争面前,都已经认识到了行业需要团结,行业需要自救,大企业需要带头,行业利益高于企业利益。有了行业利益,企业利益就有依靠;没有行业利益,企业搞得再好,利益也会有局限。比如,全方位地启动了“去产能、调结构、补短板、稳增长、增效益”,推动了水泥行业供给侧改革的进行。比如,错峰生产、区域治理、行业自律、延伸产业链,从而达到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共识和统一行动,等等。

当然,姜德义认为,仅仅如此,还是很不够的,在行业发展方面,我们远远没有达到理想的善治目标。要实现水泥行业去产能增效益可持续发展的善治目标,就要树立融合共享的理念,大企业继续带头是关键,政府政策支持最重要,协会各方协调最需要,舆论公开监督最紧要。

当下,在水泥行业产能严重过剩、市场稳中趋降、生产集中度有待进一步提高、环境和资源约束力不断加大的行业发展形势面前,水泥行业别无选择,只有积极加快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进一步贯彻落实国办发[2016]34号文件精神,从去产能、增效益两手抓,才能实现“稳增长、调结构、增效益”的目标任务。

在诸多改革创新探索实践中,大企业的兼并重组是其中一条化解过剩的成功道路,但如何做好兼并重组,又有许多可以探索的空间,金隅和冀东重组中的“三结合”实践,即政府支持、企业主导、市场化运作的经验,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兼并重组去产能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样板,其经验非常值得总结和借鉴。

树立行业善治理念,用好我们东方传统文化的智慧,用好现代企业管理的制度规范,践行已经达成的共识和已经取得的成功经验,不断探索解决问题的好办法,融合共享,采取一致的行动,积极践行推进,是我们当下最最重要和现实的选择。

水泥行业,须善治,方能行稳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