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里,各地生产火热忙碌。走进河北邢台沙河市的德金玻璃有限公司,巨大的机械手臂正将成型的玻璃板,整齐地码放到货架上。

自9月底建成投运以来,河北邢台沙河市30家玻璃生产企业的52条生产线一直稳定达标排放,二氧化硫、氮氧化物、颗粒物排放均低于国家标准。
在玻璃市场需求乏力、玻璃价格持续走低、玻璃企业普遍亏损状态下,沙河市顶住资金极度困难压力,累计投入12亿元,所有在产玻璃生产企业全部建成脱硫脱硝、除尘设施,并实现在线监测设备第三方托管运营。
11月24日下午,在沙河市吉恒源京泰实业有限公司的在线监测小屋,记者看到一台固定在墙上的污染源在线自动监控数据采集传输仪,仪器显示的烟尘、氮氧化物、二氧化硫排放数据每分钟变化一次。公司环保负责人白同玉告诉记者,通过传输仪,这些数据不间断地传向邢台市环境保护开发公司的第三方监测平台。
此轮治理,投入空前。只有一条浮法玻璃生产线的吉恒源京泰实业公司投资3000万元。拥有8条浮法玻璃生产线的安全实业有限公司,在当地玻璃制造领域体量最大,投入也最多。公司副总经理李爱波介绍,脱硫、脱硝、除尘设施全部做下来,公司一共投了2亿多元。
企业痛下决心投入,得益于政府的强力推动。沙河市专门成立由书记任总指挥长、市长任指挥长的玻璃行业大气污染整治工作指挥部,建立领导分包企业制度,并抽调90名干部组成30个联合工作组进驻企业,24小时盯守环保设施建设进度。同时,依托河北沙河玻璃技术研究院,成立环保技术专家小组,免费向企业提供环保设施技术服务和指导。针对玻璃行业脱硝技术不成熟的问题,沙河市委书记、市长亲自带队,组织企业家赴外考察学习,选定了技术相对成熟的合作企业。
沙河市环保局副局长张利阁告诉记者,沙河市政府还出台了奖励办法,对9月30日前完成环保设施建设的企业予以资金奖励。同时,对到期整改无望的企业采取强制关停措施,累计关停生产线4条。

在生产车间的另一头,工作人员正目不转睛地盯着环保自监测设备上的数据。“根据这些曲线和参数,我们实时控制增减料,保障颗粒物排放不超标。”公司环保部长刚晓亮说。
沙河市被称作“玻璃之都”。玻璃企业的大量聚集,给经济发展添了动力,却给当地环境造成了压力。近两年,沙河对玻璃企业的污染治理层层加码。据当地百姓透露,早先厂子里冒的都是黑烟,现在已经变成白烟了。
在德金玻璃有限公司,低污染低能耗的“浮法”生产已经全部代替了早先的“格法”生产。近两年,公司先后采取一系列治污措施,并实现余热发电,用上了绿色能源。
据公司副总经理樊贺毅介绍,环保要求越来越高,公司2016年自发投资了5000多万元,给6条生产线全部加装了湿式电除尘设备,颗粒物排放控制在10毫克/立方米左右,远低于国家标准和地方标准。
实际上,沙河玻璃企业的这股“去污”浪潮,只是邢台市企业污染治理的一个缩影。
多年来邢台遭遇“重化围城”的困扰。除了玻璃企业,还有钢铁、煤炭、水泥等总共130多家重工业企业。由于早年疏于治理,导致大气质量不断下滑,蓝天越来越少。
自2013年起,邢台市将大气污染治理作为第一要务,瞄准污染企业,实施靶向治理。几年来,邢台市的大气质量稳步改善,在城市“黑榜”上的排名,也由2013年的倒数第一,提升到2016年的倒数第四。与2013年相比,2016年邢台市PM2.5年均浓度下降的绝对量、达标天数增加量、综合指数下降率等指标均居河北省首位。
几年中,对钢铁、玻璃、焦化等传统污染企业,邢台市一方面以环保达标倒逼企业限期治理,另一方面以去产能推进污染减排。2013年至2016年,全市压减炼铁207万吨、炼钢204万吨,淘汰落后水泥196万吨,玻璃5970万重量箱。
对新上企业,邢台严把环保关口,为遏制污染源头,市区30公里内可能影响空气质量的14类建设项目,一律不受理、不审批。
与此同时,全市不断加大生态修复力度,在环重点污染企业厂区,建设300至500米的防护林带,吸附粉尘等污染物。2016年,全市森林覆盖率提高1.81个百分点。
“治理污染企业,脸要是黑不下来,天就蓝不起来。”邢台市环保局局长司国亮说。据了解,2016年,邢台市查处企业违法排污行为1004起,限期整改505家,关停取缔259家。共抓获犯罪嫌疑人160人,给予24名履职不力的工作人员以党纪处分。